2022年09月25日网站首页返回旧版
>新能源,新闻>正文

“氢能”也能买卖?全国性的氢交所要来了!

分享到:

在庞大的能源体系中,石化能源总是最受瞩目,核能、光能、风能,这些领域也是投资的热门赛道,相比之下,氢能显得有些“默默无闻”。

最近,氢能产业迎来高光时刻——全国性的交易平台“氢交所”要来了。

8月26日,上海市发改委印发通知称,上海将探索建立氢交易平台,支持国内氢能龙头企业、碳交易专业平台机构等在临港新片区联合设立统一、高效的氢能交易平台,并逐步探索建设全国性氢交易所。

氢能交易怎么“玩”?

全球不止一家在探索

全球能源危机愈演愈烈,人们又重新审视氢能的地位。2020年,荷兰提出将建立世界首个氢商品交易所,该计划最早可能在2026年启动,并研究建设氢能管道。而今年7月,正值全国碳交易所成立一周年,上海电力、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北京国氢中联氢能科技研究院和上海临港氢能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共建上海氢交易所。

在资源短缺的当下,能源的开采、交易和流通,都是社会运转的“生命线”。作为一个新“玩家”,氢能为何也要踊跃加入交易市场?

同程资本投资总监、氢能源投资人刘光明告诉天目新闻记者,首先,无论是化石能源制氢,还是未来的电解水制氢,氢都是一个二次能源,也必然在整个能源体系里成为一个新的大宗商品,因此与之相应的贸易体系和交易平台也是必然会诞生的。

“从传统的发展经验看,氢能产业发展成熟的重要标志必然是市场化的、金融化、国际化的,因此一个匹配氢能产业成熟发展的交易平台是必要条件。从全球来看,欧洲已经形成氢气的骨干网络,荷兰鹿特丹正在形成氢交易中心。”刘光明说。

事实上,我国是氢能源的生产大国,也是氢能源利用大国,在探索氢能源交易体系建构有重要意义。

在供给侧方面,我国氢气产能每年大约是在2500吨,占世界氢气产能三分之一。需求侧方面,我国氢燃料电池车产销量和加氢站数量居世界前列。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20年中国是全球第二大氢燃料电池汽车销售市场,销量为1177台。

“上海打造全国性的氢能交易平台、建立交易所,一方面有利于当下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有效地配置氢能产业的发展所需要的技术、人才、金融、政策等资源;另一方面,有利于未来在国际氢能交易体系当中,我国能掌握这一新能源品种的定价权。”刘光明说。

有了氢交易平台,那么交易机制怎么定呢?上海在通知中称,将研究完善相关政策措施、标准、方法学,探索氢交易及绿氢交易、价格指数、溯源认证、氢储能参与电力市场和氢能碳减排市场化交易机制,推动清洁氢产生的减排量纳入自愿碳减排市场交易。

“氢交易的本质,是为氢能源合理高效利用提供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机制。”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告诉天目新闻记者,交易平台要发挥作用,必须有市场化氢交易的顶层设计结合交易所和交易各方的配套机制,才能最大化市场配置功能,助力双碳战略高质量发展。

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员王赤坤告诉天目新闻记者,像氢能这样的新能源早期市场,政府应发挥政策调节作用,一方面推动市场端兴起,类似上海建设氢交易平台,增加市场需求和交易活跃度。另一方面,政府从供应端推进,从研发投入、税费减免、审批流程等方面发力,打消企业研发不赚钱的疑虑,助推氢能企业加大科研投入和氢能技术成果转化。

氢交所正值机遇期

相关产业仍不成熟

在能源紧缺的当今,正值“双碳”背景下,发展清洁能源迎来重大机遇。今年以来,全国首座兆瓦级氢能发电站在安徽启动发电,中长距离的输氢管道在甘肃铺设,而一些氢燃料电池公交车已经跑在北京、上海等城市。

辽宁大学环境资源与能源法研究中心主任刘佳奇告诉天目新闻记者,理论上,氢能是最清洁的能源之一,未来开发利用的空间十分巨大。但在当下,发展氢能产业,还需进一步考虑氢能利用在经济上的可行性,要避免一哄而上导致氢能利用的不可持续。

氢能产业链大致分为上游能源端、中游产品端和下游应用端。上游包括制氢、储氢和加氢站等,中游产品端包括燃料电池、氢燃气轮机等,应用端则主要涵盖交通、发电和储能等领域。当前,我国与氢能相关的上市公司,制氢加氢领域有金宏气体、鸿达兴业、惠博普等,中下游则集中在车企、电气企业。

在刘光明看来,当前氢能产业还面临诸多挑战,无论是我国还是国际,氢原料仍然是以化石能源为主导,二氧化碳排放仍然压力巨大。虽然相比于传统化石能源制氢,清洁氢尤其是可再生氢具有天然的减排优势。在技术层面还存在一些难关需要攻克,大规模商业推广的条件还不成熟。

如今,全国碳交易市场已满一年,随着传统化石能源制氢相关行业被纳入到全国碳交易市场,相关行业也将受到碳排放的约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将倒逼企业向清洁制氢工艺的转变。

除此之外,我国还存在低端重复过度投资和应用场景单一的问题。刘光明介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50个以上地级市提出要发展氢能产业,规划的氢燃料电池电堆总产能已经高达3000兆瓦,燃料电池汽车总产能超过10万辆,而应用主要集中在公交车场景。事实上,氢气在钢铁冶炼、民用天然气掺氢,港口、矿山运输等特定场景下都有巨大的应用空间。

“虽然氢交易市场前景广阔,但在短期内,氢能还需要突破投资成本、品控、储能、市场以及转换效率应用场景等一系列技术经济瓶颈,才有可能真正助力国际能源短缺问题。“陈佳表示。

但不可否认,氢交所是一条值得探索的能源发展之路。在陈佳看来,推动氢能源发展是实现双碳战略的共识,既有利于中国长期节能环保高效清洁利用可再生能源,又有利于短期弥补能源缺口保障能源安全。但由此衍生出来的氢交易理念尚需普及,基础设施建设尚需进一步完善。

编辑: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