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3日网站首页返回旧版
>新能源>正文

“特殊”环卫车背后的氢燃料电池企业

分享到:

“特殊”环卫车背后的氢燃料电池企业(图1)

氢燃料电池洗扫车(骥翀氢能供图)

3分钟完成加氢,持续工作8小时,基本实现零排放。

近日,河南省高新区氢能产业园迎来了5辆“特殊”的环卫车——氢燃料电池洗扫车,这些环卫车由骥翀氢能子公司新乡骥翀与新飞专用车合作研发。骥翀氢能是一家孵化自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产业化公司。

这些年来,随着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全国范围的示范推广,不少燃料电池电堆企业纷纷由幕后走向台前,骥翀氢能就是一家致力于国产电堆研发与生产的企业。

骥翀氢能创始人、董事长付宇向《中国科学报》透露,今年年初,骥翀氢能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成功中标某头部车企的首款燃料电池整车发动机项目,当前首批乘用车已处于调试和路测阶段。

由幕后走向台前

据了解,与传统的燃油车相比,氢燃料电池洗扫车通过燃料电池系统发电将氢气转化成动力,具有清洁、高效、节能、环保的优势。

上面提到的氢燃料电池洗扫车未来将在河南省高新区辖区内进行洗扫作业,是河南省新乡市首批投入市场运营的氢燃料洗扫车,也是我国京津冀、上海、广东、河南、河北五个燃料电池汽车城市群示范应用一周年成果的缩影。

2021年8月,国家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陆续批复京津冀、上海、广东为首批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随后,河北、河南城市群入选,全国形成了“3+2”燃料电池汽车示范格局。

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发布的《全国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城市群车辆统计与分析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京津冀、上海、广东城市群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接入量达到5055辆。

付宇介绍,在示范城市群落地的一年中,骥翀氢能在产品落地、技术突破、各个城市群内的产业布局、融资等方面均向前迈进了一步,由幕后走向台前。

其中,骥翀氢能子公司江苏骥翀与金龙联合汽车工业(苏州)有限公司合作生产的海格牌燃料电池城市客车公告已完成,目前处于路试阶段。骥翀氢能子公司新乡骥翀与新飞专用车顺利达成合作,研发的5台氢燃料电池环卫车和1台31吨氢燃料垃圾自卸车样车已于7月5日在新乡投入试运营。

在9月25日举办的第五届高校院所河南科技成果博览会氢能产业发展论坛上,5辆氢燃料环卫车和10辆渣土车搭载新乡骥翀生产的燃料电池亮相现场。另外,搭载新乡骥翀燃料电池电堆的31吨自卸车和18吨环卫车也已完成公告。

实现电堆技术国产替代

10月13日,工信部发布了第363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骥翀氢能子公司洛阳骥翀两款配套车型成功上榜。参与配套的是骥翀氢能首款自主研发生产的MH170金属板电堆,上榜车型则为中国一拖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东方红牌燃料电池自卸式垃圾车和东方红牌燃料电池洗扫车。

付宇告诉记者:“本次配套车型上榜,是河南加快推动氢能源产业发展的体现,也进一步推动了河南作为第二批国家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的发展。”

除了基于示范城市的多点布局,骥翀氢能针对系统公司的电堆销售也传来捷报,多个标杆客户订单落地。

付宇介绍,在产业生态方面,骥翀氢能与庞大集团成立合资公司推进燃料电池车的批量采购与示范运营,包括冷链车、氢燃料自卸车、氢燃料牵引车、旅游班车等车型在内的多款车型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发中。

相比于交通运输,氢储能发电市场更加广阔,骥翀氢能已成功研发COMPASS-S系列燃料电池备用电源。“燃料电池备用电源较传统电源,具有启动迅速、单次发电时间长、寿命长、耐高低温、清洁环保等诸多优点。”骥翀氢能联合创始人、副总工程师傅云峰告诉《中国科学报》,COMPASS-S系列产品已应用于5G基站等领域。

他表示:“作为专注于自主知识产权的氢燃料电池电堆研发和产业化科技公司,骥翀氢能凭借成体系的正向设计能力和金属双极板研发能力,顺利实现了电堆技术的国产替代。”

“产业发展要循序渐进”

在技术探索过程中,少不各种碰壁,但贵在坚持。傅云峰感叹道:“一年前,我们的行业同行还在纠结是做金属板电堆,还是石墨板电堆。我们对技术路线的方向一直很明确。”

随着燃料电池电堆的技术障碍基本扫除,在金属板电堆方面,骥翀氢能已初步完成了从研发到生产到应用的闭环布局与验证。其推出的首款金属双极板电堆MH170如今单堆额定功率超过200千瓦,可实现零下40摄氏度低温存储与无辅助启动,兼具长寿命和低成本优势。

傅云峰介绍,骥翀氢能已完成第二代产品MH290的设计验证与零部件开发工作,预计单体电堆额定输出功率将超过260kW,单堆及功率密度较第一代提升20%~30%,计划2022年底完成样机开发;第三代产品MH3110将在技术上实现突破性进展,更好地满足乘用车、中重卡车的使用需求,计划在2023年完成样机开发。

虽然已经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但是面对氢能市场这片“蓝海”,付宇一直强调“稳扎稳打”,并认为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磨练才刚刚开始。他解释道:“燃料电池产品的开发周期长,样机出来后还要做充分的测试验证,不存在快速集成后就能产业化推广,一代产品至少需要3~5年才能成熟,因此产业发展要循序渐进。”

付宇认为,未来燃料电池汽车的应用必然会转向乘用车市场。“不过,由于乘用车对产品集成度、可靠性的要求更高,难度也更大,这个市场的发展肯定需要一个过程,不会像商用车那么快。”(中国科学报)

编辑:敬之

行业数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