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1日网站首页返回旧版
>国内>正文

腾讯谢建家:“智慧高速”关键在于场景驱动,行业标准亟待完善

分享到:

5月25日,《中国交通报》与腾讯智慧交通联合发起的系列策划《智慧交通观察·群聊2022》第二期启动。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院长刘晓波,北京中交国通智能交通系统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孟春雷,中咨泰克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张艳,腾讯智慧交通副总裁谢建家等行业专家参与圆桌论坛,就智慧高速的建设心得、经验总结进行交流。

谢建家从智慧高速建设的痛点难点、可持续发展等角度,分享了腾讯建设智慧高速的成功经验和核心理念。谢建家强调,智慧高速的关键在于场景驱动,必须因地制宜,通过精准运营来指导建设。

谢建家认为,当前智慧高速的发展,面临两个痛点:一个是基础设施方面,智慧高速底下所需的新基建要打扎实,应该思考如何用开放的形态,让开发者在基础设施上面开发各种应用;一个是规模化的问题,这是制约高速公路发展的一个瓶颈。对于后者的解决方案,谢建家表示,智慧高速的行业标准亟待完善和优化。

谈到智慧高速的可持续发展,谢建家表示,要有足够的开发者来打造场景,如何以协同开放的形态吸引更多开发者,这很重要。要让所有的交通参与者,都能参与到智慧高速的场景价值挖掘中来。只要有人持续创造丰富的场景应用,智慧高速就能健康可持续发展,真正让广大老百姓更有获得感。

以下为谢建家圆桌论坛演讲实录:

主持人:近年来腾讯在车联网先导区、双智领域有很多的布局,四个国家级的车联网先导区,腾讯参与了其中三个,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同时,腾讯切入了智慧高速领域,发布了数字道路产品。能否基于腾讯在车联网先导区的经验,来谈谈智慧高速公路目前存在的哪些痛点?腾讯来建设车联网先导区一直强调要让人民群众有获得感、幸福感,在智慧高速该如何体现?

谢建家:腾讯在车联网、双智方面,有接近二十个项目在开展,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方法。车联网先导区除了做车路协同的自动驾驶之外,实际上我们把它延伸到了城市交通,包括智慧城市的方向,这是我们的一个主张。

因为一个基础设施建完,如果只服务于单一的场景,基础设施是挺浪费的。我们推出了泛V2X的产品,使得我们现在的5G公网,嫁接到现在已经传链的手机,还有车机上面去,使得车路协同在车这个终端上,不会受制于OBU的发展,可以覆盖到全链几亿用户。那么这个打通之后,我们就可以广泛地把城市交通里面的一些问题、一些需要解决的场景,用这个体系来解决,让广大的老百姓有更强的获得感。

比如说我们城市的精准公交,渣土车的管理,交管信号,就是除自动驾驶之外,又延展出了很多有价值的场景。当下我们也参与双智的方向,也有基础设施延伸到了智慧城市的治理方向。高精地图和BIM建完之后,其实对智慧管网,对整个周边的服务,都是有价值场景在的。

腾讯在智慧高速上面也做了一些布局和探索:我们和江苏交控开展数字孪生的实验室,研究孪生收费站的场景;我们在广东开展主动管控,有一些试点,就是在主道开展数字孪生和毫米波雷达,还有高精定位孪生岛的一些试点,这些其实都是基于场景来出发的。

回到痛点,我的看法就是说一定要有场景的驱动,或者有场景价值来牵引我们智慧高速的试点。但是这个问题又绕回来了,比如我们物理世界的路,修好之后上面各种场景、各种需求都可以在上面走,它是一个开放的形态。

针对现在智慧高速的建设,建设方除了要建基础设施之外,还得考虑上面的场景应用等等。我觉得现在开放的形态,就是把上面的场景应用给到各种各样的开发者,然后各自创造不同的价值,让用户到上面去协同开发,就有足够多的人到上面去创造价值,我觉得这个事情是行业应该重视的,就是让所有的交通参与者,都能参与到智慧高速的场景价值挖掘中来。

从规模的角度来说,运营是需要规模的,规模还没有全链上来,也是制约我们一些场景去挖掘的一个点。解决这个问题也有一个办法,就是标准的统一,使得这个场景开发,比如说一个车路协同的车,他在这个路段可以开,发展到另一个方向上去,他又同样能开,一个交通物流组队的车,他在不同的路段上能够轮换适应,所以标准也是现在行业亟待要优化和建设的痛点。

主持人:应用场景和智慧高速技术路线的关系是什么?智慧高速建设要靠场景来驱动,意思是需要根据场景来选择技术路线的演进吗?

谢建家:在不同的应用场景会有不同的技术路线。像做楼宇建设,你修的是体育场,你修的是写字楼或者说是民宿,它用的材料和建设方式是不一样的。在智慧高速这个领域里面也一样,比如收费站面临的问题,在隧道要解决的问题,或者改扩建期间要去做的主动管控的问题。

我们换另一个视角来看,就是数字化之后,实际上有非常多的需求,是我们原来可能没想到的,但实际上可以得以解决的问题。但是总的来说,在技术路线或者说智慧化的体系构建中,有一些东西是必要的,比如说就是光纤网络通信的问题,它既是智慧高速要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传统高速里面要解决的,一定要现在新的问题和老的问题结合起来,选择技术路线。

然后就是高精地图,因为智慧高速是需要车道级的高精地图,毕竟它的要素是全的,传统高速需要用到大量的标精地图或者普通地图,但地图这一块,标精是不能兼容高精的,但是高精能向下兼容标精,地图的统筹建设是需要统一考虑的,否则就会造成很多冗余和浪费建设 。

在基础云的建设体系里面,它也是这样的逻辑,并不是说只有智慧高速才有云的需求,传统的高速也有云的需求,但它可能不一定能满足智慧化需求,它应该对这些需求进行兼容,所以我觉得智慧高速的基础设施建设,跟传统高速公路的基础设施建设,要结合起来考虑,尤其是那些基础性的体系。我们把智慧高速当作新基建,智慧高速本身底下基础的新基建要打扎实,这是需要统筹考虑的。

所以我觉得其实在场景的构建层面,技术选型是复合型技术,而且这个复合型技术根据场景需要来选技术的,在选择技术的时候,要有上下兼容的环境,这使得更智慧高速符合成本。

腾讯这边的价值主张,不是为了做技术而做技术,更多的要去解决场景的实际价值需求,然后来定义我们的技术选型。现在智慧高速还处于一个发展的早期,所以会有一些示范和探索的项目,这里面包括场景验证,一些技术验证。

从这个角度来说,智慧高速是验证型的,跟一个原来做批量推广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们要区别看待,因为这里面很多技术在不同的环境下面,比如说南北方差异,甚至在不同的湿度或者温度体系下面,要去解决的问题,还需要很多的技术验证。

主持人:对于实现高速公路的可持续运营您有什么样的一些建议?

谢建家:首先我觉得要实现可持续发展,那就是有一个非常鲜明的前提,就是说你必须是有价值的,现在智慧高速的产品价值还在摸索,我觉得这是可持续发展要去持续攻坚的一个点。

我重点介绍一下第二个脉络,我觉得智慧高速或者数字高速出来之后,它有这个for C、for B、for G的价值,G可能更多代表的是咱们,因为高速一般是国有的,我们姑且认为它代表交通口自己的价值。现在在智慧高速的体系里面,大家容易看得见、容易看得清的,是自己这一侧的内容,要解决什么问题,比如说for管养,for养护,for管控这一侧的内容,我觉得这是比较的多的探讨,我不再赘述这里面的内容。

我类比一下,大概在二三十年前我开始做地图的时候,刚开始做的时候,主要还是在做给人做地图的查找,就查查位置在哪里,那时候出门都要带一张地图,后来把这张地图用电子地图的形式把它给替掉,那时候做地图最早的时候是这么一个想法。

但是把地图的这个基础能力建起来之后,除了for C,就是给人直接查找一个地方,然后坐公交导航方便之外,实际上我们看到地图在后面社会场景价值中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像后面的就是打车,因为我们知道没有地图打不了,发展成外卖,还有智慧物流等等,这些是非常多的,这些现象在我早期做地图并且把它开放出去之后,我自己是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丰富的应用。

智慧高速做完之后,不只是说高速自己,自身的养护,自身的安全管理,降本增效的逻辑,实际上在把这个路数字化完之后,在数字世界里面它有非常多的价值和场景,其实可以支撑于各行各业的发展。

所以我觉得在向外的,向to B的运营,除了自己的运营之外,to B的运营开放体系是可持续发展的一个点,它有非常巨大的想像空间,比如货车编队、物流。也就是说把数字高速的数据接口进行开放,对这个数据接口进行运营和场景驱动,那它就非常丰富了。我们也很难想像,比方说我那时候最早做地图的时候,哪会想到说一个商家,一个餐饮小店,他就是可以通过地图订餐、支付。

所以我觉得智慧高速第一要开放,第二要吸引出一部分做跟智慧高速应用的开发者的场景,可以在我们这个体系里面进行开发,我觉得有人在上面持续创造,这个东西就能持续地发展,有人在上面持续地创造场景,这个地方会有比较大的未来,这是我的一个观点,就是说一定要运营起来,用数字开放平台的形式去推广。

主持人:在新一轮的国家战略对于智慧高速发展有何影响?智慧高速产业链的各类市场主体应该重点在哪些方面来重点发力?

谢建家:我认为就是智慧高速建设应该遵循场景价值来驱动,然后通过运营来指导建设。

编辑:二月

行业数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