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24日网站首页返回旧版
>新能源>正文

氢能迎来爆发期,重塑能源赴港IPO,超6成燃料电池系统搭载于重卡

分享到:

年初至今多地发布鼓励氢能产业发展的政策,在积极的战略规划下,氢能企业频频出现在资本的关注视野里。2月29日,上海重塑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塑能源”)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再度申报IPO上市。

重塑能源均有超过6成的燃料电池系统搭载于重卡,公司豪华的股东阵容也为公司提供了极大的资金及业绩支持。目前,中石化资本为重塑能源第二大股东,上市前夕,国家制造业基金大手笔投资。同时,作为大客户的宇通客车(18.940, 0.52, 2.82%)和一汽解放(8.680, 0.02, 0.23%)也在参与融资后,大幅提升对重塑能源的采购金额。

超6成的燃料电池系统搭载于重卡

目前,重塑能源的业务主要包括氢燃料电池系统、氢能装备及相关零部件的销售。据重塑能源披露,按2022年已售重卡氢燃料电池系统的总输出功率计,重塑能源位居中国氢燃料电池系统市场第一,市场份额为25.9%。

去年,港股已有两家氢能燃料电池概念股接连上市。年初时,燃料电池系统制造商亿华通(42.540, 0.81, 1.94%)实现A股、H股两地上市。12月29日,同样销售氢燃料电池系统的国鸿氢能也实现港股上市。不过,上述两家公司上市后并没有受到投资者的青睐,目前两家公司均处于破发的状态。

在燃料电池的细分领域三家公司均自述为行业龙头,比如亿华通在招股书中提到,2021年公司在在中国燃料电池系统市场排名第一,国鸿氢能则表示,在2017年至2022年间,公司氢燃料电池电堆出货量排名第一。而重塑能源则以下游行业使用客户为基础进行划分,这也体现了上述公司不同的战略方向。

目前,国内销售的氢燃料汽车主要应用在商用车领域,包括大型客车、重卡以及其他货车等。在近几年间,重塑能源均有超过6成的燃料电池系统搭载于重卡,公司表示使用氢燃料电池的重卡百公里运行成本普遍能够降低35%左右,2023年前三季度,重卡搭载比例提高至84.3%。

但重塑能源尚未进入业绩爆发期,2022年,重塑能源年内亏损约5.46亿元,不到三年时间,重塑能源累计亏损额达到16.6亿元。

大洋电机(4.800, -0.06, -1.23%)收购未果,

曾推进科创板上市

重塑能源成立于2015年9月,公司创始人林琦与李聪、鸿运氢能共同出资设立,分别持股52%、28%和20%。到本次递交招股书之前,重塑能源已经完成了E轮融资,总共筹得资金约39.39亿元。

2017年重塑能源推出Caven系列并开始量产,同年完成Pre-A轮融资及A轮融资,募集资金约2.2亿元。重塑能源的A轮融资主要由春阳资本及惠洋资本进行认购,但事实上绝大部分份额均由鲁清平家族完成了实际的认缴。

蓝鲸财经记者查询发现,鲁清平是大洋机电实控人鲁楚平的弟弟,同时认购方中还出现了鲁楚平岳母梁兰茵的身影。

2017年7月第一轮认购中,春阳资本指定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鹏凡之滨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鹏凡之滨”)认缴相关资金,增资完成后持有约10.24%的股权,而鹏凡之滨由梁兰茵持有99.81%的股份。一年后的第二次认缴中,通过惠清京诺、鲁平京能认购持股4.35%、3.48%,梁兰茵则通过京隆宝罗认购3.04%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大洋电机就曾试图收购实控人亲属所持有的重塑能源14.586%的股份,通过关联交易布局氢能源燃料电池。而此次收购,大洋电机给出了超过6倍的溢价,深交所也对此提出质疑。按照重塑能源的披露,鲁清平和梁兰茵参与的A轮融资成本为每股30.42元,2019年重塑能源投资者在B+轮融资中的投资成本也只有每股42.21元。最终,大洋电机以深交所提到的问题涉及太多商业机密为由,放弃了此次收购。

到目前为止,鲁清平及梁兰茵合计间接持股约为8.09%。

同年,重塑能源启动B轮融资,8月,中石化资本以5亿元投资入股,增资完成后持有重塑能源21%的股份。直到目前为止,中石化资本一直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在多轮融资后持股比例稀释为14.33%。

中石化资本入股四个月后,2019年12月,中国石化(6.340, 0.00, 0.00%)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与重塑能源子公司江苏重塑签订《固定资产贷款合同》,向其提供1.4亿元贷款,由重塑能源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20年重塑能源先后完成了C轮和D轮融资,获得投资约7.48亿元。其中包括日本丰田集团的核心企业丰田通商,至今丰田通商仍同时为重塑能源的主要客户及第一大供应商。另外,宇通集团通过郑州云杉投资先行入股。彼时,重塑能源D轮融资的投资成本约为80.27元。

在资本的运作推动下,2021年3月,成立不到6年的重塑能源首次递交招股书申报科创板上市。当时,重塑能源计划募集资金约20.17亿元,其中7.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是占比最高的项目,剩余资金用于燃料电池电堆生产线建设及大功率燃料电池系统研发项目。

IPO前国家制造业基金突击入股

虽然前几年公司收入规模大幅提升,但氢能并未完全进入爆发期,下游使用范围有限,同时在面对大型商用车品牌客户时,重塑能源给予了较长的回款账期。公司平均应收账款周转期在一至两年。2021年重塑能源净利润亏损扩大至6.52亿元,截至期末时,公司应收账款约有12亿元,占资产比重接近50%。

同日,重塑能源流动资产净值仅为1.87亿元,此时公司急需上市融资来补足经营资金的缺口。不过重塑能源的科创板申报之旅仅仅五个月就结束了,2021年8月,重塑能源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公司给出的理由是考虑到未来业务战略定位及资金规划。

放弃科创板IPO之后,2022年初,重塑能源启动了E轮融资计划。其中,重塑能源的大客户宇通客车和一汽解放直接进行了认购,增资完成后分别持股1.92%和4.43%。此外,重塑能源还引入了国家制造业基金等行业投资者,红杉瀚辰、高瓴裕润等机构投资者和嘉兴氢能等国资控股机构。该轮融资重塑能源募集资金约21.78亿元,是公司有史以来最大金额的融资轮次。

结合科创板申报招股书来看,2020年之前,重塑能源大约有9成左右的收入都来自前五大客户,宇通客车只在2019年进入过重塑能源前五大客户名单,占比约为15.55%。到2021年宇通集团通过郑州云杉投资,宇通客车成为重塑能源第一大客户,占比约22.4%。

2022年,一汽解放参与D轮融资后,以22.2%的销售占比超过宇通客车成为重塑能源第一大股东。不过在2023年前三季度的销售中,一汽解放不再是前五大客户,宇通客车及飞驰客车替代成为前两大客户,占比约为29.8%和17.9%。

国家制造基金以及宇通客车、一汽解放等行业客户的大笔投资下,缓解了重塑能源紧张的现金流。2022年末重塑能源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超过10亿元。

2022年时,重塑能源开始向上游制氢环节试水,2023年资金充裕的重塑能源正式完善战略布局,公司开始研发、生产及销售氢能装备及零部件。重塑能源提到,公司目前最重要的战略之一即是积极布局产业供应链,提升产业协同效应。

此次赴港上市,重塑能源近6成募资还将用于氢燃料电池体统的研发和扩产,但公司同时将投入约18.3%的募资用于对氢能装备进行研发及扩产,以及对制氢行业的股权投资提供资金。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重塑能源已将前述融资中超过91.6%的资金投入研发及生产,当下公司需要新一轮的融资维持经营资本储备。

特别推荐:氢能与燃料电池展参观报名http://chinaiut.mikecrm.com/JGxgLEl

编辑:敬之

行业数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