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5日网站首页返回旧版
>轨道交通>正文

“红色”雪山:从“翻越”到“穿越

分享到:

夹金山,夹金山,离天只有三尺三,鸟儿飞不过,人更不可攀……夹金山是红军长征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主峰海拔4930米,在藏语中被称为“甲几”,意思是非常陡峭。

如今,在这座革命先烈翻越的“红色”雪山脚下,一条承载雅安与阿坝人民殷切期望与吉祥幸福的“红色”通道、民生通道已然展开它那坚实的臂膀。一支中铁十一局建设大军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立志把幸福安康送给这里的山、这里的雪和这里的人们。便捷即将走进这里人民的生活,致富密码即将开启,这支铁军正在让这道天堑化为通途。

一把有温度的“刻度尺”

“你们项目上有个黑壮汉,真的很厉害,平时背着重重的仪器,一声不吭地就走四五公里的盘山路。”还未见到姚雪清时,笔者便从小金村村民口中知道了他的事迹,听着村民对他地描述,心中也愈发好奇,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让当地百姓一致叫好。

夹金山隧道出口端位于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境内,海拔3200多米,年平均气温12.2摄氏度,冬季最低能到零下14摄氏度。作为项目副总工兼测量队长的姚雪清,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着他的测量工作。初见姚雪清,壮实沉稳是对他的第一印象,刚从其他项目过来的他面对大雪山的环境,经过最初的不适后便很快投入工作,凭借踏实肯干的态度在当地打响了名气。

“目前项目部测量队人手较少,隧道出口端的测量工作全部由我和另一名同事共同承担,目前主要工作是拌和站、渣土场选址征拆,隧道洞口定点等。时间紧、任务重,测量工作如果不能按时完成,施工进度就会受到影响。有时项目用车紧张或者测量点比较偏僻时,我们都是扛着测量仪器走路过去,可能是因为有一颗‘大心脏’的原因,很多同事遇到的高反现象在我们身上并没有出现。”说到让大家都头疼的高反问题时,姚雪清一边笑一边喝起藏红花泡的热水。

“测量工作要精度,更要温度,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是为当地百姓办的实事。如今的春节坚守,也是为了让宝兴与小金两地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红火。”谈起工作,近10年的工作经验让姚雪清在专业领域有了自己的见解与底气。

项目施工现场

雪山脚下的铁建蓝

一月末,夹金山顶的雪慢慢向下延伸,凛冽的冬风夹杂着大山的低语,吹动着施工现场四周的刀旗猎猎作响。在工区探照灯的灯光下,设备部长郭平正紧紧裹着他的深蓝色军大衣,缓缓走向拌和站零部件堆放区。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在洁白的雪地中,留下一道深深的黑影。作为设备部长,郭平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困难肯定会有的,但是我们要想尽办法解决困难,保证设备顺利进场,确保工区设备用电”。

初见郭平,是在项目临时食堂的餐桌上,第一印象便是那双有神的双眼,搭配着清爽的寸头和清瘦的面孔,越发显得整个人异常干练。“目前我们最紧迫的问题就是工区的用电,因为项目工区紧挨着夹金村,前期用电是借用村中既有变电站,但后期平导洞TBM施工需要20千伏电压,变电站无法满足需求,所以现在需单独与地方供电局联系,搭设一条专线。”说到自己的专长,郭平便从平日的稳重转变为滔滔不绝。

当笔者问到是否还有其他困难时,郭平笑着说:“我从2013年开始接触TBM施工,从最开始的神东、神华到如今的夹金山,在我看来,困难是有的,但解决办法也有很多,例如我们的TBM分部件,刀盘7.9米,拆分后也有6米多,从其他地方运送到夹金山工地,沿途的电线桥梁都是大问题,但我们前期一一勘察摸底,后期加固迁改,原来的大难题不就轻松解决了,办法总比困难多。”

攻坚克难的“技术尖兵”

“管棚模板一定要固定好,混凝土浇筑时要注意,防止注浆回流。”还未进工地,项目土建总工陆游的声音便随着山谷中的风声远远传来。作为一名在施工一线奋战10年的技术尖兵,公路隧道项目可谓是他的“拿手好菜”。

“进度问题是我们的重中之重,自2021年12月26日开工仪式后,我们便跑步进场,迅速开展了‘完成临建,确保进洞’专项劳动竞赛,全面掀起施工大干热潮,充分调动参建员工的积极性,向隧道进洞总体目标冲刺。”话音未落,一股夹杂着沙土的冷风便扑面而来,让施工现场所有人都转过了身。“宝兴的进口端是阴坡,冬季积雪不易融化,小金的出口端是阳坡,日照时间长,气候干燥,风一吹就容易尘土飞扬。”等到风停之后,陆游一边抿了抿皲裂的嘴唇,一边解释道,因为气候干燥,建设者们嘴唇都因为缺水而变得紫红皲裂。

同时,夹金山冬季气温处于零摄氏度以下,如何在冰雪中施工也是一项需要克服的难题。难,是现场建设者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开工短短一个多月,从管棚作业,到搅拌站、配电房等设施建设,陆游就一直坚守在工地。在4100多米的海拔上凿穿4930米的雪山,还要应对岩爆、大变形、瓦斯和冻土等一系列风险,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他,面对这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也不免抿紧了嘴唇。

“作为国内第一个将TBM用于普通公路隧道施工的项目,我们没有任何参考资料,在施工过程中遇到的技术难题都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毕竟山高人为峰,我们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今后国内TBM公路隧道施工都会以我们为参照标准,这既是压力也是动力。”看着眼前慢慢成型的隧道洞口,陆游坚定地说道。

从86年前红军徒步翻越夹金山,到国道351线翻山路,再到夹金山隧道建设一线,夹金山隧道项目职工们秉承着“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的铁道兵精神,将“为群众办实事”变为实际行动。待到夹金山隧道贯通通车后,每一个走过这里的游客,都将体会到“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的舒心。

从翻越到穿越,让天堑变通途,一座隧道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幸福路正在铺设,是振兴梦想照进现实。

编辑:小鹿

行业数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