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2日网站首页返回旧版
>公共交通>正文

这趟43站的公交刚开通,跨京津冀三地!

分享到:

河北承德市有个前干涧村,在兴隆县。天津也有个前干涧村,在蓟州区。两个村子紧挨着,卧在同一个山沟里,坐车穿行也就10多分钟。往西翻过山梁,是北京平谷区红石门村。

这里是京津冀交界处,群山环绕,省际 Ⅰ 号界碑矗立山巅。

前些日子,河北兴隆县前干涧村村民刘玉峰在去天津蓟州区前干涧村的山路上,骑电动车不小心摔了一跤。一周过去了,脸上淤青还没消。

她想到北京平谷的医院瞧瞧,坐公交车去。

今年年初,这趟公交车刚开通,能跨京津冀三地,是小山村的新鲜事。刘玉峰还没坐过,想试试。

一出村,她便拉住超市店主问:“听说兴隆到平谷通公交车了?经过咱们这儿?”“是的,石炮沟站。”

线路初运营,站牌还没立起来。刘玉峰候了一会儿,有辆绿色大巴车开到跟前停下,把她送到了平谷,“全程12元,1小时1趟。”

曾经,平谷和兴隆之间也有客运车,但1天就1趟,票价18元。坐公交车要倒3次,单程3小时。办完事想当天回,得卡准时间,否则很容易错过末班车。

那会儿去平谷打工,刘玉峰靠闺女开车送。通了新公交,刘玉峰打算继续去平谷干家政,一个月工资4500元,“我就坐这趟车去,不耽误闺女事儿”。

新公交往返于平谷和兴隆,两地财政补贴一些,民营运输公司承担一些,按路程计价。40多站的密度,价格比过去便宜不少。

京津冀协同发展10年来,不仅有纵横分布的高铁、高速,也有了延伸到3个省份交界末梢的公交。

三界碑下,平谷区红石门村村民王桂荣为看望90多岁的母亲,经常骑电动车跑山路,单程近25公里。“多危险呐!下雨下雪哩?”老母亲担心。

如今,回娘家有了新选项:先坐“平30路”,再转新公交。

这一路,湖光山色,长城水镇,十几个景点串珠成链。搞旅游是三界碑下小山村共同的致富路。

仅天津蓟州区前干涧村,就有40多家农家院和民宿。村口,车辆进进出出。来这里的游客,都想看看山顶的界碑。村党支部书记刘志军约来北京平谷区红石门村和河北兴隆县前干涧村的党支部书记,找了家旅游公司,从北京发车,把游客送到各村的旅馆门口。

三界碑下,路通了,车多了,人流物流更密集,邻近不少山村抱团发展。村干部动脑筋:试试建个三界碑旅游环线,把山沟沟里的兴隆县龙门村也带上。交通部门也摸索:争取把系统给统一了,让平谷—兴隆线能刷公交卡和老年卡。

三界碑下,山花烂漫,春光正好。

特别推荐:2024上海国际客车展参观报名      2024上海国际客车展展位预定

编辑:敬之